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温州社区论坛 > 温州新闻 > 正文

落马行长吴华执掌九年 温州银行扩张后遗症显现

  2011年末至2018年末,温州银行的资产规模平均同比增速为20.81%,但该行存贷业务规模的增速落后于资产规模,同期各项贷款余额的平均同比增速为15.33%,各项贷款余额平均同比增速为17.25%。

  8月22日,浙江温州市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温州银行党委委员、副董事长、行长吴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向来以“市场化运作”自居的温州银行,为银行高层“落马”再添一例。

  “现在不曾听说由谁来接任行长,(行长被查)并没有影响到业务运行。”8月26日,温州银行一位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吴华落马,温州银行今年初推进的上市辅导是否受影响?8月26日,温州银行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关于吴华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一事,省、市纪委(监委)已在网站上进行了公布。我行目前没有涉及吴华个人的其他信息公布。在吴华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后,温州银行已经对涉及的业务工作,在班子内部分工上进行了调整,各项经营业务正常开展。”

  温州银行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该行经营总体向好,上市辅导等工作将按照有关程序和规定进行。

  温州银行的前身为“温州市商业银行”,2007年12月更为现名。在高层安排上,温州银行表现得较为稳定,更名至今的12年里,董事长、行长分别经历了三任和两任。

  2009年,超龄服役三年的温州银行原董事长夏瑞洲退居二线,时任行长邢增福升任董事长;同年年底,吴华在交通银行(5.46 +0.55%,诊股)绍兴分行副行长任上,加入温州银行担任党委委员,不久后出任行长,至今已有9年。

  2017年底,温州市面向社会市场化选聘温州银行的正职领导人选,包含董事长、行长和监事长。三个月后,原浙商银行行长助理、副行长叶建清“空降”温州银行出任董事长,邢增福则由温州银行董事长调任为该行监事长;吴华被续聘为行长并继续主持该行工作至今。

  吴华任职的9年里,温州银行的资产规模几乎每隔三年就实现资产规模的翻一番。

  2010年末,该行资产总额为513.71亿元,2013年末为1040.60亿元,时至2016年末达2013.46亿元。直到2017年,温州银行资产规模增速骤然收紧,仅同比增长1.64%至2277.82亿元。

  2011年末至2018年末,温州银行的资产规模平均同比增速为20.81%,但该行存贷业务规模的增速落后于资产规模,同期各项贷款余额的平均同比增速为15.33%,各项贷款余额平均同比增速为17.25%。

  此外,该行的效益表现同样没有跟上,同期营收与净利润的平均同比增速分别为11.75%、4.03%。

  近两年,温州银行的营收出现明显下滑。2017年,温州银行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39.71亿元、9.02亿元,同比降幅分别为13.59%、12.28%;2018年末延续了营收下滑趋势,营收36.18亿元,净利润为5.10亿元,分别同比下滑8.89%、43.46%。对此,温州银行2018年年报解释为:“净利润下降的原因是投资收益同比下降。”

  据年报,2018年,温州银行实现投资收益0.69亿元,而2017年投资收益为6.84亿元。对该行投资收益贡献最大的,为应收款类投资处置收益。2017年,温州银行应收款类投资处置收益为5.84亿元,占投资收益比重为85.38%;2018年,该项收益为0元。

  据联合资信评估近期出具的2018年跟踪评级报告,温州银行非标产品的投资品种以资产管理计划、信托产品和理财产品为主,上述投资资产全部纳入应收款项类投资科目下。可见,过去一度在资产规模扩张和提高净利润的非标产品,随着2018年的收缩就勒住了温州银行的“钱袋子”。

  2018年,温州银行证券投资资产总额774.38亿元,其中非标准化债务融资工具投资余额为631.32亿元,为温州银行持有的资产管理计划和信托产品,在投资总额中的占比为63.63%。

  上述评级报告指出:“长期以来的投资策略导致非标投资规模较大,投资期限较长,面临的信用风险有待关注,在监管政策驱动下投资资产存在非标转标的压力。”

  在“市场化运作”上推进,温州银行并不只是在用人制度上有所尝试,该行的股东背景同样有所体现。

  2013年,温州银行启动增资扩股计划,新湖中宝(2.88 +1.05%,诊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湖中宝”)、大自然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自然房地产”)等8家企业以3.80元/股的价格入股。上述股东的资格直到2014年全部完成审核,新湖中宝及关联方哈尔滨高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哈尔滨高科技”)的合计持股比例达15.78%,位居该行第一大股东。

  截至2018年末,新湖中宝和哈尔滨高科技合计持有温州银行的股份比例为20.00%;其次,温州市金融投资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温州开发投资和温州市财务开发公司合计持股10.53%;温州银行第五大股东大自然房地产和第七大股东三虎混凝土集团属于关联公司合并持股8.95%。

  2018年末,在温州银行的股权结构中,国有法人股占26.74%,民营企业和自然人持股比例占比较高。

  上述评级报告评价为:“股权结构多元化,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有助于实施市场化运作,公司治理逐步规范。”

  2016年,温州银行就通过投资资产管理计划和资金信托计划的方式,涉及与大股东新湖中宝的关联交易。

  2018年末,温州银行通过上述方式分别向新湖中宝及关联方浙江新湖集团、新湖控股、浙江允升集团融出资金累计约为19.93亿元,实现关联交易利息收入约为1.07亿元。

  2018年,温州银行全部关联方交易金额为70.45亿元,其中类信贷业务34.06亿元,关联度为37.92%;重大关联交易融资金额54.77亿元,分别为新湖中宝27.52亿元、温州市名城建设投资集团11.89亿元、新明集团12.36亿元、大自然房地产3亿元。上述四家涉及关联交易的股东主营业务均涉及房地产业。

  在该行公司贷款和垫款行业分类中,房地产业的占比排名逐年提升,2013年末占比仅为5.81%,2016年末提升至11.64%,2018年更以25.92%的占比,成为该行在公司贷款和垫款的第一大行业。

  今年7月初,温州银保监分局就对温州银行下发8张行政处罚单,其中涉及的违法违规行为包括对主要股东及关联方授信集中度管理严重不审慎、对关联方融资业务管理不到位等。

  “区域性中小银行因股权分散、准入门槛低,更易引发关联交易控制不足、股权管理不到位及股东侵占利益等问题。”8月24日,深圳某大型券商银行业分析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长期看,市场化运营离不开社会资本的进入,但如何有效避免这些违规问题是监管后续需关注的问题。”

(责任编辑:admin )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